";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歡迎訪問陜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網站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陜西省城鄉居民收入情況研究報告
來源: 省政府研究室 日期: 2019/8/15 10:21:42 作者:  

陜西省城鄉居民收入情況研究報告

 

    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目前,城鄉居民收入偏低問題已成為我省加快富民強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最大短板。順應社會主要矛盾新變化,加快提升全省城鄉居民收入水平,是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實現追趕超越的重大戰略任務,迫切需要深入分析,系統謀劃,有效解決。

    一、我省城鄉居民收入基本情況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省緊緊圍繞追趕超越定位和“五個扎實”要求,積極應對錯綜復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和經濟下行壓力,以惠民富民為導向,不斷加大民生投入,城鄉居民收入持續增加。

    1. 城鄉居民收入穩步增長。經濟綜合實力大幅提升,為提高城鄉居民收入奠定了基礎。2017年,全省生產總值突破2萬億大關,實現地方財政收入2006.39億元,人均生產總值達到8482美元。城鄉居民收入實現了三個跨越: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跨越2萬元大關,達到20635元,城鎮居民人均收入跨越3萬元大關,達到30810元,農村居民人均收入跨越1萬元大關,達到10265元,分別較2012年增長60.1%、51.8%和63%,年均分別增長9.9%、8.7%和10.3%。居民人均收入占人均GDP的比重由2012年的33.4%上升至2017年的36%,上升2.6個百分點。

    2. 與全國的相對差距有所縮小。2017年,全省居民收入達到全國平均水平的79.4%,較2012年提高1.4個百分點。城鎮居民收入由全國平均水平的84%上升至84.7%。農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于全國同期水平0.4個百分點,從全國平均水平的74.9%提高到76.4%。

    3. 收入結構逐步優化。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增速持續快于城鎮居民,年均高1.6個百分點,城鄉居民收入比由3.22:1收窄至3.00:1。2017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實際增速快于全省農村1.2個百分點,達到全省農村的90.6%。農民工資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占比分別上升1.6和3.5個百分點。城鎮居民人均轉移性收入由4323元增加至8520元,累計增長97.1%,年均增長14.5%,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21.3%上升至27.7%,提高了6.4個百分點。

    雖然我省城鄉居民收入持續增長,但城鄉居民收入水平整體不高,特別是農村居民收入排名在全國27位,絕對值與全國平均水平差距進一步大,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突出。

    (一)城鄉居民收入整體偏低。居民收入與全國平均水平的絕對差距拉大。2012年至2017年,我省居民收入與全國平均水平差距由3625元擴大到5339元,城鎮居民收入差由3858擴大到5586元,農村居民收入差由2104元擴大到3167元(見下圖)。與西部地區收入較高的內蒙古相比,三個收入分別相差5577元、4860元和2319元。即使收入最高的西安市,城鄉居民收入在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中分別排第13名和第11名(不含深圳)。居民收入與經濟發展不同步。2017年,我省GDP居全國15位,但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分別居18位、27位。我省人均收入占人均GDP比重36%,低于全國平均7.5個百分點。其中,城鎮居民人均收入占人均GDP比重53.8%,低7.2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占人均GDP比重17.9%,低4.6個百分點。

居民收入占GDP的比例

指標

名稱

陜西

全國

全體居民

城鎮居民

農村居民

全體居民

城鎮居民

農村居民

2012年

33.4

52.6

16.3

41.3

60.3

21.0

2013年

33.3

51.8

16.4

41.8

60.4

21.5

2014年

33.7

51.9

16.9

42.7

61.1

22.2

2015年

36.5

55.5

18.2

43.7

62.1

22.7

2016年

37.0

55.7

18.4

44.2

62.3

22.9

2017年

36.0

53.8

17.9

43.5

61.0

22.5

 

    (二)收入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突出。一是城鄉收入差距擴大。2012年至2017年,城鄉居民收入絕對差距由1.4萬元拉大到2.1萬元,收入倍差高于全國平均水平0.29個百分點。除西安、楊凌外,全省其他各市城鄉收入倍差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二是區域差距拉大。陜南地區城鄉居民收入整體偏低,排全省后三位。2017年,漢中、安康、商洛三市居民可支配收入分別是全省平均水平的83.2%、80.9%、72.9%,最低的商洛市僅為西安市的46.1%。同屬關中地區,銅川、渭南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高于全省1195元、1074元,到2017年卻低于全省882元、1002元,增長幅度明顯滯后于全省平均水平。三是行業收入差距較大。2012年至2017年,工資增長最快的行業為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漲幅最低為住宿和餐飲業,平均工資相差87018元。19個行業中有11個行業(制造業、建筑業、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等傳統勞動密集型行業)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這11個行業的從業人員規模占全省城鎮非私營單位從業人員50%以上,成為影響全省平均工資水平的重要因素。四是低收入和中低收入群體比重偏高。2017年,全體居民收入五等份分組中,低收入、中低收入、中等收入、中高收入、高收入群體比重依次為23.2%、22.3%、20.6%、18.2%和15.7%,連續多年變化不大,全體居民、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收入群體均呈現金字塔型。

    (三)收入結構不盡合理。一是經營性、財產性收入偏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經營凈收入和財產凈收入分別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49.9%和59.8%,在總收入中占比分別低于全國平均水平4.6和2.9個百分點。農村居民經營凈收入、財產凈收入分別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64.5%、61.1%。二是工資性收入增長緩慢。工資性收入是城鄉居民最主要收入來源。盡管我省工資標準持續提高,但工資收入增速較為緩慢,城鄉居民工資性收入分別為全國平均水平的81.6%、77.7%,工資性收入差距占與全國收入總差距的73.3%、38.7%。三是轉移性收入提升空間有限。城鎮居民轉移凈收入高出全國平均水平1996元,農村居民轉移收入與全國水平相當,在收入中占比分別高出全國9.7、5.6個百分點。與同處于西部地區的四川、廣西相比,分別低了501元、229元,占收入比重基本相當,提升空間十分有限。

2017年陜西、全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新口徑)   單位:元

指標名稱

陜西

全國

收入

差距

占比

差距(%)

收入

占比(%)

收入

占比(%)

城鎮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30810

100.0

36396

100.0

5586

0.0

(一)工資性收入

18105

58.8

22201

61.0

4096

2.2

(二)經營凈收入

2029

6.6

4065

11.2

2036

4.6

(三)財產凈收入

2156

7.0

3607

9.9

1451

2.9

(四)轉移凈收入

8520

27.7

6524

17.9

-1996

-9.7

農村居民

人均可支配收入

10265

100.0

13432

100.0

3167

0.0

(一)工資性收入

4272

41.6

5498

40.9

1226

-0.7

(二)經營凈收入

3242

31.6

5028

37.4

1786

5.8

(三)財產凈收入

185

1.8

303

2.3

118

0.5

(四)轉移凈收入

2566

25.0

2603

19.4

37

-5.6

 

    二、我省城鄉居民增收緩慢原因分析

    1. 從經濟增速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對居民收入增長影響顯現。一是經濟與收入增速放緩。經濟可持續增長是城鄉居民收入穩定增長的根本動力。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我省經濟發展速度由高速向中高速轉變,經濟持續增長的壓力較大。2012年GDP增速為12.9%,以后幾年逐年下滑,2015-2017年連續保持在8%左右。經濟增速下滑導致分配環節的居民收入也呈現下滑趨勢。雖然城鄉居民收入雖然在增速上跑贏GDP,但也從兩位數增長下滑到個位數增長,2015-2017年城鄉居民收入增速均為個位數,2016年達到低谷,城鄉居民收入分別僅增長7.5%和8.2%,為近年來最低。二是消費價格上漲,減緩了居民收入的實際增幅。2017年全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雖然分別以年均9.2%和8.3 %的幅度增長,但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使居民收入的年均實際增幅縮減為8.1%和6.4%,分別比名義增幅低1.1和1.9個百分點。在城鄉居民收入名義增幅減緩和物價上漲雙重壓力下,城鄉居民收入均呈個位數增長。

 

 

    2. 從經濟結構看:產業結構不合理造成經濟發展強省”而不“富民”,導致“只長骨頭不長肉”。一是農業勞動生產率低直接影響農村居民收入。我省農業在三次產業中的占比為7.94%,而勞動力占比卻為38.1%,農村人口占全省總人口的43.2%,“農業小省、農民大省”特征明顯。農業勞動生產率低的主要原因在于現代農業發展水平不高,集約化規模化程度低,農業規模經營面積僅為全國的40%左右。農業基礎設施條件差,2/3的耕地靠天吃飯,高新技術對農業的貢獻率僅為55%。農產品精深加工發展滯后,農產品轉化率為60%。新型經營主體數量少、實力不強,具有全國性影響的大型龍頭企業更少。2018年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500強排行榜中,內蒙古入圍14家,四川21家,河南37家,山西11家,重慶13家,而陜西僅有6家。農業產業鏈條短,農村三次產業融合程度低、層次淺,農戶難以從產業鏈和價值鏈中受益。二是以資源性、重化工業為主的工業難以支撐居民增收。工業結構相對單一,且大多屬資源性行業,處于價值鏈低端。多年來能源化工一業獨大、單腿支撐,能化工業占工業增加值的60%以上。近年來經過大力調整產業結構,能化產業占工業比例有所下降,但2017年總產值仍占工業的30.3%。能化就業人口一直占工業勞動力總量的三成左右,說明能源工業發展明顯受能源價格制約,對就業和增加收入貢獻不明顯。裝備制造、電子信息、航空航天等產業本地配套率低,汽車產業省內配套率僅為30%左右;勞動密集型產業嚴重萎縮,如紡織業僅占工業總量的1.62%;新材料、大數據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占GDP的比重僅為10.8%左右,難以帶動城鎮居民工資性收入快速增長。特別是工業投資增速低迷,2017年全省工業投資僅增長1.8%,遠低于全省固投14.6%的增速,嚴重制約了工業轉型升級,對居民就業增收的帶動作用有限。三是服務業吸納就業增收的主渠道作用不明顯。2017年我省服務業占GDP比率為42.3%,比全國平均水平低9.3個百分點。現代服務業發展相對較慢,新興業態培育不足,全省服務業吸納勞動力占比僅29.7%,比全國平均水平低12.7個百分點。四是國企占比高但生產經營效益低,職工收入增速較慢。2017年前三季度,我省國有企業資產總額排名第5位,而國有企業職工工資僅在全國排25位。727個國有企業虧損面為23.9%,資產負債率59.1%,利潤增長為-7.4%,國有資產證券化率不足20%。五是非公有制經濟就業增收主渠道作用尚未充分發揮。2017年,我省非公有制經濟占比達54.1%,但全省私營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從業人員僅占就業總人口的27%左右,與非公有制經濟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不相匹配。2016年,我省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為35676元,是全國私營單位平均工資的83.3%,僅為我省城鎮非私營單位的59.8%。

    3. 從城鎮化進程看:城鎮化質量不高,進一步拉大城鄉收入差距。一是“半城鎮化”現象明顯。我省城鎮化率為56.4%,但進城農村轉移人口享受不到與戶籍掛鉤的諸多公共服務的問題仍然存在,導致“身體已進城,權益沒進城”的“農民工”現象,影響收入的提高。同時,進城農民的承包地、宅基地撂荒閑置現象嚴重,在城鎮常住人口逐年增多的情況下,既減少了農村高收入人口,又增加了城鎮低收入人口,拉低了城鎮居民平均收入。二是就地城鎮化不足提高了農民成為城市居民的成本。城鎮體系不健全,中小城鎮發展明顯滯后,造成進城農民普遍傾向大中城市,致使購房成本高,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供需矛盾突出,提高了農民進城門檻,難以有效轉移農村人口,做小農民增收的“分母”。三是城鎮化的產業支撐薄弱。中小城市普遍特色產業不明顯,基礎設施、產業發展、金融支持等落后于中部省區和沿海地區,難以形成人流、物流、資金流等要素聚集效應,產業承載能力弱,吸納就業能力差,造成城鎮居民就業面窄,農業轉移人口在非農產業中就業的機會少。

    4. 從人力資源結構和就業結構看:結構性矛盾突出,人力資源的支撐能力降低,貧困人口增收難度大。一是勞動力總量趨減,老齡化加快。我省15—64歲人口占比自2014年呈下降趨勢,2016年為75.5%,就業總量2073萬。2015年,我省總撫養比已經達到31.96,也意味著需要撫養的人口占總勞動力的近1/3,特別是老齡化加速,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從2010年的8.53%上升到2016年的10.36%,年均增加0.3個百分點,增加了社會負擔和成本,降低了勞動力工資水平。二是人口小省與勞務輸出大省存在矛盾,人口紅利外流且增收效應遞減。我省外出務工人數保持在670萬人以上,外出務工人員中40%以上流往沿海地區(如圖所示)。同時,受經濟轉型升級等因素影響,東部沿海地區進入“機器換人”時代,就業素質要求進一步提高,勞動密集型行業發展趨緩,外出務工人員因技能跟不上新產業的要求,失業率上升,工資性收入持續增長難度大。如安康市每年轉移就業累計達65萬人左右,2017年人均創造經濟收入僅1.5萬元,全市農村人均收入居全省倒數第二。三是勞動力素質整體偏低。目前全省勞動力受高中以上教育的僅為31%,農民工接受職業培訓的為34.9 %,從事采掘、建筑、搬卸行業的占到2/3以上,就業總體呈現崗位層次低、工資收入低的“雙低”局面。四是人才優勢未得到充分發揮。教育大省的優勢沒有轉化為人力資源強省優勢,一方面人才資源開發存在引不進、留不住的狀況,70%以上的博士研究生和80%以上的碩士研究生被東部沿海“預定”搶走,全省畢業大學生在陜就業不足50%。另一方面在陜人才向大中城市和“鐵飯碗”集中,自愿到農村基層就業的僅占1%,愿意到民營企業發展的僅占4%。五是農村貧困人口增收難度大。截止2017年底,我省尚有貧困人口183萬人(國標),貧困人口中因老、因病、因殘等喪失勞動力需要兜底保障脫貧的農村人口占到了四成左右,貧困人口量大面廣貧困程度深,拉低全省收入平均水平。

 

    5. 從改革紅利看,農村改革明顯滯后。一是農用地、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尚處起步階段。土地流轉率僅為22.8%,比全國平均水平低10個百分點左右。農民宅基地及自建房屋等資本沉淀無法帶來經濟效益。農民在土地上的農業附屬設施、生產用房、房屋等方面的貨幣化投入較大,但受產權改革滯后影響,這些資產無法做資本認定、無權抵押融資,成為“死資產”。近年來重慶、浙江、山東等多地,已在逐步開展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和林權抵押貸款,我省這項改革相對滯后。二是農村集體經濟發展滯后。農村集體經濟普遍薄弱,甚至出現大量集體經濟“空殼村”。部分村依然沿用改革開放初期的村集體經濟招商模式、經營方式,仍停留在資源發包、資產出租上,與農業種養殖特色結合不強。新成立的村集體經濟管理制度不健全,財務透明度不強,集體經濟收益偏低,農民認可度不高。三是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只有不到60%的農戶能滿足貸款要求,而且貸款額度小、償還周期短。農村金融機構少,農村信用社業務品種開發滯后,仍然延續“春放、秋收、冬不貸”信貸模式。農業保險產品品種單一,不能滿足群眾需求。

    6. 從收入分配制度看,收入差距問題復雜,分配制度改革任務艱巨。一是收入不平衡因素較多。收入差距拉大是多方因素長期積累的結果,如行政性壟斷依然存在,影響著行業之間的收入水平差異。長期以來注重GDP增長,對社會財富的合理分配有所忽視,導致投資、消費占比不平衡。2017年,我省投資和消費比為2.85:1,消費率低于全國8.6個百分點。財政再分配、社會保障制度與稅收政策調節等措施對收入分配的矯正機制還不強。二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難度大。“調高、擴中、提低”改革成效還不明顯,收入流動性降低。初次分配差距是造成收入差距拉大的主要原因,資本所有者在初次分配占絕對優勢,拉大了資本所有者和勞動者之間的差距,全省高收入人群平均收入是最低人群的10多倍。擴大中等收入者群體壓力較大,如全省公務員工資收入在全國處于中等偏下收入水平,省級機關平均工資在全國排位靠后,同城不同酬問題突出。車改補貼基層發放不到位,雖然我省從2015年已經開始車改,一些縣區由于多種原因而未發放到位,降低了基層公務員的工資性收入水平。調高最低工資標準面臨著兩難,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需要調高最低工資標準,但調高最低收入標準則會進一步增加企業成本,影響企業特別是處于初創階段的小微企業發展。農民工占全省勞動力總量的1/3,但收入水平整體偏低,欠薪問題突出。三是分配制度改革機制不完善。我省雖然已將收入分配改革列入各級政府重要議事日程,也列入了考核體系,但缺乏頂層設計和協調推進機制。同時,考核辦法單一,存在著只考核增速的一刀切現象。

    三、同步夠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我省城鄉居民收入增長的形勢和任務

    按照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到2020年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屆時全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要達到 37558元和12544元。我省以2017年為基期,按當前城鄉居民收入實際增長速度推算,到2020年,我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實際收入分別為31489元和10918元,比國家目標差6069元和1626元。因此,我省要同步夠格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目標,未來三年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實際增速分別必須達到12.8%和13.2%,即:城鎮居民收入年均實際增速必須在現在基礎上翻番,農村居民必須提高5.1個百分點,方可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城鄉居民收入翻番目標。

    按照我省“十三五”規劃要求,到2020年我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全國平均水平。以2017年為基期,按當前全國城鄉居民收入名義增速測算,2020年全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46232元和17204元,城鄉居民收入倍差2.69。按照2017年我省城鄉居民收入名義增速測算,2020年我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39136元和13367元,分別為全國的84.7%和77.7%,城鄉居民收入倍差2.93,高于全國平均水平0.24。要達到同期全國水平這一目標,未來三年我省城鄉居民收入名義增速必須分別達到14.5%和18.8%,分別為當前的1.75倍和2.04倍。

    按照2017年11月省政府公布的《關于激發重點群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到2021年我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力爭趕上全國平均水平。以2017年為基期,按照2017年名義增速測算,2021年全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50069和18684元,城鄉居民收入倍差2.68。按照2017年我省城鄉居民收入名義增速測算,2021年我省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42384元和14597元,分別為全國平均水平的84.7%和78.1%。城鄉居民收入倍差2.90,高于全國平均水平0.22。要在2021年達到同期全國水平,未來四年我省城鄉居民收入要達到的名義增速為: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增速需達到12.9%,是當前的1.56倍;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增速需達到16.2%,是當前的1.76倍。

    目前我省城鄉居民增收已進入重要機遇期。發達省份經驗表明,經濟總量2萬億到5萬億之間,經濟增速對城鄉居民收入拉動作用明顯增強。通過對全國9個經濟總量過2萬億省份特別是發達省份的城鄉居民收入增速分析,經濟總量在2萬億至5 萬億區間時,經濟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城鎮居民人均可收入實際增速不低于0.811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不低于0.845個百分點,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理想實際增速不應低于9.1%,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理想實際增速不應低于7.5%,并持續確保農村收入增速始終高于城鎮收入增速1-2個百分點。

    綜上所述,與全國同步夠格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相比,我省完成城鄉居民收入翻番的任務仍很艱巨,必須進一步增強責任感和緊迫感。同時,新時代高質量發展模式下,全面提升收入水平、縮小收入差距面臨著難得的機遇。我們必須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中等收入群體比例明顯提高,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顯著縮小”要求,深入落實黨的十九大和省第十三次黨代會精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矢志追趕超越,始終堅持富民與強省并重、富民優先的思路,集中力量、集中政策、集中資源,千方百計提高城鄉居民收入增速,加大“提低、擴中、調高”收入分配改革力度,逐步縮小收入差距,確保實現同步夠格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目標。

    四、提高我省城鄉居民收入的對策建議

    全面提升我省城鄉居民收入水平是我省當前面臨的緊迫任務,也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各方面齊心協力、多管齊下,綜合運用加減乘除法,注重“削峰填谷”,在調高、擴中的同時,大幅度提高低收入人群收入,推動富民增收與經濟增長同步共進,不斷增強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一)加快建立有利于增收富民的發展模式,夯實城鄉居民增收基礎

    1. 優化調整產業結構,大力發展富民產業。設立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基金,落實中國制造2025專項資金,支持高端制造業、新材料、大數據、3D打印、生物醫藥等新興產業。圍繞發展樞紐經濟、門戶經濟、流動經濟,設立現代服務業創投資金,加大對中小現代服務業企業融資增信支持力度,促進文化旅游、電子商務、現代物流、現代金融等產業發展。加快發展新興服務業和新商業模式,提高就業層次。促進國有企業上市融資和再融資,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提高國有經濟經營效益。落實農產品初加工企業稅收優惠政策,支持社會資本從事農產品加工、流通,推動農產品加工業突破發展。

    2. 大力優化營商環境。一是借鑒36個行政審批服務局改革試點經驗,擴大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試點范圍,推進項目建設由串聯審批改并聯審批,提高行政效率,擴大招商引資。二是加快“互聯網+政務”服務進程,盡快推出《陜西省公共數據和電子政務管理辦法》,以公共數據共享打破政府部門信息壁壘,掃除部門信息割據障礙,實現行業系統與政府部門系統數據互通簡化,推動進入“無證時代”。三是以“一窗受理、綜合辦理”新機制倒逼審批流程再造,大幅提高辦事效率。四是進行“標準項目用地”改革試點,推進環評、安評等綜合改革,由專業機構先行完成環境功能等評估后,再進行項目用地招投標,實現從項目立項到施工許可60個工作日辦結的目標。

    3. 切實減輕企業負擔。一是進一步加大政府減稅降費力度,降低小微企業行政審批、生產經營、用工、水費、融資、物流等綜合成本。二是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對上年度虧損的困難企業可申請緩繳社會保險費。三是加大對各類協會、商會、學會、中介組織收費的規范管理,降低企業負擔。四是支持省級縣域工業集中區內標準化廠房建設,鼓勵將廠房向小微企業出租、出售,降低企業前期投入,減輕企業負擔。五是設立“機器換人”基金,通過財政支持、金融撬動、市場驅動,支持企業機器換人工、自動換機械、成套換單臺、智能換數字,降低企業人力成本,促進產業轉型升級,做大財富蛋糕。

    (二)著力提升城鎮化質量,降低農民進城就業增收的門檻

    1. 加快推進農村轉移人口市民化。進一步完善政策措施,促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鼓勵舉家進城落戶居住,提高戶籍城鎮化率,減少農民總量,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加大陜南等地移民搬遷力度,讓不適于生產生活的偏遠地區人口盡可能到城鎮集中居住。建立農業轉移人口與建設用地掛鉤機制,推動落戶農民享有城鎮保障性住房。

    2. 精心打造特色小鎮促進就近城鎮化。一是因地制宜突出特色。進一步明確我省特色小鎮的科學定位,立足產業“特而強”、功能“聚而合”、形態“小而美”、機制“新而活”,選擇一批產業基礎好、地域特色鮮明、區位優勢明顯、人口聚集度高的地區,打造一批在全國有影響的特色小鎮,實現鄉村與城市連接,使特色小鎮成為創新創業發展平臺和新型城鎮化有效載體,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堅持規劃先行、多規合一,統籌考慮人口分布、產業布局、國土空間利用、生態環境保護以及公共服務配套,加大小鎮常住人口規模、吸引人口來源和相關配套服務供給,防止出現“睡城”、“鬼城”和“死城”,避免“千鎮一面”,避免簡單復制農村。二是強化產業支撐。堅持產業引領,依托歷史文化、自然資源、生態環境等資源,打造一批城郊休閑、生態旅游、時尚創意、特色產業等特色小鎮,支持發展羊乳、特色中藥材、陶瓷、茶葉、富硒等產業發展,盡快把涇陽茯茶小鎮打造成國家級特色小鎮。加大小鎮項目支持力度,對各地招商引資、新建產業項目,符合特色小鎮主導產業定位的,優先落戶特色小鎮。對特色小鎮公共道路、橋梁、給排水等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優先列入政府城建項目計劃,予以用地、融資及財政支持。制定支持特色小鎮產業發展的用地政策,確保產業用地15年不變,防止土地財政圈地賣房。三是強化創新引領。適當擴大特色小鎮管理權限,建立有效約束機制,對納入特色小城鎮建設范圍的建制鎮逐步實行財權、地權、事權、人權等有序下放試點,其管理職能和權限可按照縣城或特大鎮對待。鼓勵支持開展各類改革創新實驗和試點,制定完善的申報、創建、培育和掛牌獎懲政策,拓寬社會資本參與特色小鎮建設渠道。加大用地政策支持力度,對全省具有示范性的特色小鎮,給予一定的用地指標獎勵。四是有效增加就業和居民收入。貫徹共享發展理念,建立“政府、企業、居民”的利益聯結體制,形成長期有效的開發收益分享機制。支持當地農民和村集體參與小鎮建設,通過以土地或資金入股等方式,確保一定比例的收益分紅用于小鎮生態、生活環境的改善。探索為搬遷居民劃分宅基地,按規劃自建住房或商用房,降低進城成本,提高不動產收益水平。加大財政金融對就地城鎮化和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促進小城鎮產業發展的配套設施建設。

    3. 發揮城鎮聚集承載功能,吸引人留住人。推進水、電、路、氣、信等基礎設施向縣城和重點鎮延伸,特別是向貧困地區的縣鎮傾斜,完善教育、衛生、文化、金融、養老等公共服務功能,提升城鎮承載能力。高標準建設50個示范縣城,持續加強重點示范鎮、文化旅游名鎮建設,加速推進產城融合,建設縣域工業園區,配套發展現代服務業,以產業帶動就業,聚集人、吸引人、留住人,構建居民勞動增收的新支點。

    (三)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千方百計增加農民收入

    1. 大力發展特色現代農業。一是制定實施陜西質量興農戰略規劃,推動農業發展由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打造一批規模連片的現代糧食生產基地,推進蘋果產業品牌化、蔬菜設施化、茶標準化。將陜北沿黃紅棗林納入退耕還林政策補貼范圍,防止棗園撂荒、砍樹棄種現象蔓延,增加棗農收入。二是健全營銷體系,實現延鏈條拓功能。大力發展訂單農業,建立綜合型農產品市場信息平臺和農產品大數據平臺,增強農產品抵御市場風險能力。三是積極發展農村電子商務。實行農村電子商務補貼,扶持發展一至兩家本土電商平臺做大做強,建設一批農產品電子商務專業園區,推動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點建設。

    2. 大幅提高適度規模經營水平。一是積極鼓勵和支持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對新增連片流轉土地100畝以上且流轉年限在5年以上的,給予每畝200元一次性補助。推廣糧食實物計價、委托流轉、股份合作流轉等方式,大力推行“保底租金+工資+分紅”機制,建立對長期流出土地農戶的促進就業與社會保障政策。加快推進各縣建設土地產權流轉交易中心。推廣農村土地經營權股份合作公司模式,整合農村低效閑置資源、資金,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有機銜接。二是大力培育扶持現代農業經營主體。加大對以龍頭企業為主的經營主體的政策扶持力度,提升經營主體拉動產業化、帶動農民增收的作用。支持符合條件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優先承擔涉農項目,新增農業補貼向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傾斜。三是鼓勵引導工商資本參與鄉村振興。積極引導工商企業投資適合產業化、規模化、集約化經營的農業領域,積極發展現代種養業和農業多種經營。對投資規模較大的農業項目,優先安排農產品精深加工、產地批發市場建設所需用地,在固定資產折舊、用電、用水等方面給予優惠。

    3. 積極穩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一是重點抓好“三變”改革。全面實施“三變”改革千村試點,對財政資金投入農業農村形成的經營性資產,鼓勵各地探索將股權量化到村到戶,作為村集體或農戶持有的股權。探索民宿經濟、鄉村旅游等依法盤活農村資源的新型商業模式,激發農村資源資產要素活力。二是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加快推進農村集體資產清產核資工作,為將集體資產以股份或份額的形式量化到集體成員打下堅實基礎。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實力,因地制宜采取資源開發利用、統一提供服務、混合經營、異地置業等多種形式,增強自我發展、自我服務、自我管理能力。引導財政資金向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注資,盤活用好集體資產資源,促進村集體內部股權量化、外部股份合作經營。三是推動集體經濟與新型經營主體聯合。鼓勵發展股份合作,引導村集體資產資源、農戶土地經營權入股農業龍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優質公共服務或經營項目,采取“保底收益+按股分紅”等方式,提高農民經營性收入。

    4. 精準培養專業技能,促進農民勞動收益。大力發展“訂單式”培訓模式,確保培訓人員充分就業。就地挖掘本地需要的就業崗位開展專業精準培訓,解決本地需要的人從外地招而本地勞動力大量閑置的矛盾。按照公益崗位待遇扶持培養一批本土成長起來的農業科技型人才,探索公益性推廣與經營性服務融合,引導農技人員為龍頭企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提供技術承包、轉讓、咨詢等有償服務,提高農業科技含量。

    5. 加強農村金融支持。一是積極開展政策性金融支持返鄉創業、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試點,推廣“政府+擔保+銀行+產業”的“安康模式”,為農村創業人員提供資金支持。二是提高省農業信貸融資擔保等機構支農力度。盡快在各市(區)設立辦事機構,力爭在2018年底構建覆蓋全省的農業擔保業務服務網絡。建立健全農業信貸擔保經營風險補助機制和農業信貸擔保系統風險救助制度,推行無抵押信用擔保,將最高擔保貸款額度由300萬提高至500萬,并將擔保從1年期限延長到最多3年。三是創新農業保險產品和服務。建立健全農業保險保障體系,在鞏固農業保險基礎性風險保障功能的同時,加快推廣收入型、價格型險種,穩定農業生產預期。

    6. 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在確保現有政策落實的基礎上,加強產業就業扶持,將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帶動貧困戶就業的“扶貧帶動貸款”納入財政貼息范圍。擴大社會保障覆蓋,將符合條件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納入農村低保范圍,給予政策扶持;下調大病醫療救助門檻,擴大救助面;對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實現應兜盡兜,同時逐年提高低保保障標準和補助水平。

    (四)多渠道增加城鎮居民收入

    1. 加強技能培訓拓寬就業渠道。加大對登記失業人員和轉崗職工、退役軍人、殘疾人免費職業培訓力度。對不裁員、少裁員企業繼續按規定給予上年度繳納失業保險費50%的穩崗補貼,凡正常支付職工工資的企業,穩崗補貼主要用于職工技能培訓。

    2. 大力推進創業富民。擴大創業孵化基地,加強創業型城市建設。落實創業財政貼息、融資擔保、行業引導、稅收減免等扶持政策,向創業者提供場地廠房、宿舍、水電費優惠、人才服務等支持。將創業擔保貸款對象范圍擴大到創辦個體工商戶(含網絡創業)的在校大學生、城鄉勞動者。調整個人貸款最高額度,延長貸款期限,解決創業人員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切實降低創業準入成本,提高創業成功率。大力支持和鼓勵各行業能人、大學生回鄉、返鄉農民工自主創業,發揚企業家創業精神,興辦企業帶動增收致富。

    3. 實行積極的高科技人才激勵政策。以增加知識產權價值為導向,完善科研人員工資水平決定機制,賦予科研單位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權,鼓勵科研事業單位聘用高端科研人員實行協議薪酬。改進科研項目及其資金管理,全面取消勞務費比例限制,調整勞務費開支范圍。健全績效評價和獎勵機制,允許科研機構、高校按規定自主決定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分配和獎勵方案。以科技成果作價入股對科技人員的獎勵涉及股權注冊登記及變更的,無需報科研機構、高校的主管部門審批。鼓勵科技人員從事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中介服務并取得合法報酬,如無合同約定,原則上可按科技成果成交價格的3%-5%提取。取得報酬原則上歸個人。

    4. 合理引導投資理財增加居民財產性收入。大力發展房屋租賃市場,提高城鎮居民房屋出租收入。鼓勵支持企業發行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企業債券、中小企業集合票據等直接融資工具,在規范民間金融運行同時,探索發展民間融資服務中心、民間資金管理企業。

    5. 建立合理的工資增長機制。根據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物價消費水平等差異,適當參考企業相當人員工資水平,將規范后的工作性津貼和生活性補貼納入地區附加津貼,實現同城同待遇。完善公務員獎金制度,賦予市縣一定的考核獎勵分配權,重點向基層一線人員和業績突出人員傾斜。積極穩妥推行工資集體協商和行業性、區域性工資集體協商,實現企業發展與職工增收雙贏。健全工資拖欠快速處置、信用懲戒等為核心的工資支付保障機制,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

    (五)提升基本公共服務惠民水平,減少城鄉居民公共消費支出

    1. 合理提升社會保障待遇水平。整合城鄉居民醫保制度,加快推進城鄉統一的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建設,進一步簡化參保手續。將財政負擔的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再提高10元,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補助標準再提升20元,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標準再提高5元。將全省符合“三無”條件的城鄉老年人、殘疾人、未成年人納入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范圍。

    2. 努力減少城鄉居民教育、醫療、住房支出。著力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兒童早期教育服務、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擇校熱”、“大班額”等突出問題,適當縮小陜北、陜南地區農村中小學生就學半徑,減輕城鄉家庭教育額外支出。健全五項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完善醫療服務價格調整長效機制,控制醫療費用過快增長。爭取將我省納入住房租賃試點省份,扶持專業化住房租賃企業,發展房屋租賃市場特別是長期租賃。

    (六)組織保障

    將城鄉居民增收作為大事要事擺上省委、省政府重要議事日程,全省上下系統謀劃,扎實推進。省級層面建立富民增收協調推進工作機制,科學合理確定增收目標,盡快出臺聚焦富民促進城鄉居民收入持續增長的實施意見,明確促進居民增收的責任牽頭和參與單位。建立城鄉居民增收聯席會議制度,強化組織領導和督促推進。在年度目標責任考核中提高城鄉居民收入的權重和分值,建立城鄉居民增收政策評估評價機制,引入第三方評估,定期開展居民增收情況工作評估和專項督查,重點監督增收政策執行質量,推動富民增收各項任務落實。

0
】【打印】【關閉窗口
BTI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 电竞竞猜|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随行版| 热博rb88| rb88|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sbt体育|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手机版| 电竞竞猜| BTI体育|